张同学信不过MCN机构

  1月22日晚间,抖音新晋网红“张同学”首次直播,开播仅3分钟,直播间就涌入10万人。这场直播持续了1小时35分,公开数据显示,最高峰有26.6万人同时观看,张同学涨粉5.57万人。

  直播过程中,张同学就回应了网友之前讨论的签约和带货问题。之前有网友质疑张同学签约费达到500万元。张同学回应称,MCN公司(类似于网红经纪公司)给他开出的签约费用不止500万元,有公司开出了2000万元,但他拒绝了,原因是不想被束缚,希望随性一点。

  对于带货,张同学表示,他只是“为了生活接了些广告”,但暂时不会带货。目前,张同学已经与网商银行、OPPO、银联三个品牌有合作,单个广告报价达到30万元。

  张同学(本名张凯)走红网络后,各路人马都涌入了辽宁省大石桥市建一镇松树村,这里是张同学的家乡,也是他视频拍摄的场景地。在短短三个多月时间,他的抖音粉丝数已经达到了1888万人。

  掌握了流量密码的张同学也成了别人的流量密码。源源不断的人找上门来,除了媒体,更多的是想来合作的商人。

  但这些主动找上门来的人都被他拒绝了。“1000万放在你眼前的时候,你眼睛也红,我本身就是农村出来的,没有什么钱。但是我知道这个钱应该怎么去拿,每一分钱揣到兜里的时候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。”张同学在1月22日的直播中讲述。

  这并不是张同学第一次拒绝资方抛出的橄榄枝。2021年12月,张同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有公司注意到他的巨大潜力,出价500万希望买下他账号的运营权,他同样拒绝了,理由和这一次类似:不想让公司限制自己的运营,失去部分自主权,导致自己的视频“变味”。

  在“天眼查”App上查询发现,2021年12月10日,辽宁省张同学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本500万元,登记机关为大石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,而注册地址建一镇松树村正是张同学的老家,企业法人和实际控制人名叫张克学,张凯(张同学本人)担任的职务为经理。

  张同学在直播中也表示,自己不懂如何成立公司,有人建议他成立一个农业方面的公司,于是他让父亲找人成立了一家。张同学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与农产品相关,他也提到,后续会帮助有需要的农民销售土特产。

  网红自己开公司的做法并不少见。因为涉及到利益分配以及MCN机构提供的价值有限,越来越多的网红开始独立运作,而不是投靠MCN机构。

  除了签约和广告,有关“张同学”的商标也被抢注。2021年12月,根据国家商标局官网查询的信息,“张同学”的商标名被注册了8个,申请类别设涉及食品、酒水饮料和农业等,共有四位申请人,甚至有个体户,但基本与张同学本人无直接关联。

  他是典型的东北农村人,在辽宁营口长大。在成为“土味网红顶流”之前,张同学的人生经历充满坎坷,作为农村孩子,他早早辍学,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完成,就跟着开货车的叔叔跑长途。2008年,他稍有积蓄,也结了婚,试着开汽车修理厂,没想到接连遭遇车祸、经营不善等打击,工厂倒闭了,他也度过了最穷的一段时间,连一盒烟都买不起。

  破产的张同学回到老家,开始养鸡,刚开始由于缺乏经验,养死了不少鸡,在不断磨炼养殖技术的过程中,张同学开始刷短视频,自学短视频拍摄、剪辑技巧。他看了周星驰的电影,后来又看了李子柒的田园生活视频,开始自己琢磨如何设置镜头、选取素材。

  学会了短视频拍摄后,张同学接了一些短视频账号运营的单子,也试图与别人合伙开设账号,但最后合伙人决定不做了,于是他选择单干。

  2021年10月4日,抖音账号“张同学”发布了第一条视频。他的视频里,记录了农村的流水账式日常生活,如起床、做饭、养鸡、喂猫狗、赶集等,尽管内容平淡无奇,但张同学每一条视频的手法都十分专业,全长接近8分钟的视频里,可以包含190个分镜头。

  他的视频被网友评价为“暴力生活”,从不轻拿轻放,锅碗瓢盆扔来扔去,随意的动作之中,有着超强的节奏感。这种粗糙的生活方式,让许多人看起来感到爽快、解压。

  最初,张同学的目标是两个月涨粉100万,但结果却远超他的预期。短短三个多月时间,他的抖音粉丝从0涨到了1800多万。

  2022年元旦,张同学甚至被邀请去参加北京卫视的跨年晚会。不过,他并没有如粉丝期待的那样表演什么节目。在节目中,他和倪萍、利路修等嘉宾同台演绎“来北京台跨年”,在利路修发出邀请后,镜头转换,张同学骑着共享单车来到节目现场,一路走一路拿摄影工具拍摄,就像他平时制作视频一样本色出演。

  除了这场跨年晚会,张同学已经接到了辽宁卫视的邀请,他将成为辽宁卫视春晚的嘉宾。

  但走红后的张同学,也因为视频中的一些举动让他两次被消防部门和交警点名:他的插线板已经变黑,有起火和触电危险,三轮车载人、骑摩托车不戴头盔等行为也有一定的安全隐患。

  不过,这些善意的提醒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大的传播,当地消防部门甚至亲自到张同学家,与其合作拍摄了一则视频消防安全视频。

  另外,关于他背后是否有团队以及单身人设是否真实也引起不小争议。“视频中脏乱的场景只是段子的一种表达,单身汉是一个人设,其实他早已结婚,并儿女双全。”张同学说,他也没有团队,拍摄使用的全部家当就是一个手机、两个支架。

  那些尚未走红的主播,想要依靠机构的力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但张同学在短时间内迅速爆红,对MCN的孵化作用所需甚小,签约反而是一种约束。

  这样的案例在网红圈已经屡次发生。例如,在B站拥有600万粉丝,全网拥有2000万粉丝的美食up主“翔翔大作战”,就与MCN公司“震惊文化”发生了纠纷。根据他的自述,整整两三页的合同里充满了约束性要求,但“震惊文化”从未履行任何义务,没有为他交五险一金,并要求他推广公司旗下其他网红的账号。

  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,翔翔试图与公司协商,却被公司拒之门外,由于合同规定“翔翔大作战”IP归公司所有,因此公司冻结了他各个平台的账号。事后,翔翔在其他平台重开账号,但粉丝数量大大下滑。

  2021年,李子柒与背后经纪公司微念对簿公堂,李子柒账号因此停更了数月之久。背后涉及的账号归属和利益分配、话语权等问题,纷纷浮出水面。甚至包括微念在李子柒走红的过程中起到了何种作用,也被外界议论纷纷。

  对于起步期的网红来说,MCN公司是助力,可以让网红更专注地进行内容生产,但之前无数网红的经历已经证明,签约MCN公司未必是最佳出路。

  无论是头部网红李子柒,还是腰部网红翔翔,网红们在面对MCN公司的时候都势单力薄:公司有法务团队,而网红只是个人,签合同的时候往往很难看懂法律条款,一旦签下对网红不利的合同,就会埋下一串“雷”,网红可能在后续的产品开发中缺乏话语权,甚至失去对账号的控制,而修改合同、起诉等维权方式对网红来说极为困难,无论协商或起诉结果如何,对依靠持续更新获得流量的网红来说,几个月的停更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  或许正是因此,张同学选择了规避MCN机构的签约邀请,采取了自己开设公司的方式。

  但对大多数网红来说,变现途径主要有粉丝打赏、广告和带货三种,粉丝打赏并不稳定,真正稳定的收入,还是要靠广告和带货实现。而张同学已经接了广告,目前尚未带货,未来要带货的话,对他也是一个新的考验。